为什么每一个热爱自由的新西兰人应该担心分区

why you should be worried about zoning

我们的法律系统,我们的社会以及我们的经济都是建立在私人财产所有权的基础之上的。新西兰是一个充满了勤勉的人民以及具有创新性的企业家的国度,这些人们也是我们经济的驱动力。我们依赖于这个看起来似乎十分坚固的法律框架,由其保护我们辛勤工作得来的报酬。你或者我合法拥有的物品不能任由政府拿走或者严加限制而不给予任何法律赔偿。

但现在这的确发生了。

在我们国家最大的自然灾害的余波中还要将我们基本的法律权利夺走:坎特伯雷地震。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通过的权力最大的法律,也就是CER法案(坎特伯雷地震重建法),赋予政府前所未有的权力。然而该法律的立法初衷也许是善意的,但是事实上这些权力却导致了严重的不公。

这个问题冲击了个体屋主的生活。

居住有其屋是许多新西兰人努力工作想要达到的目的之一。

我们如今见证的一切之后也许会被历史看作是我们争取生活和自由之后的最基本权力的关键时刻。

1.划分哪一个区域可以准许修理和重建的这样一个概念已经违背了我们的公民自由权。为了不影响公众健康和安全,我们选择在何处以及如何生活的基本自由已被弃如敝履。

2.划分不允许重建的区域干扰了私人房屋保险合同权利。处于这些区域内的屋主不能行使完全的合同权利就因为政府在他们的房产上所施加的分区政策。

3.理应自愿的回购的建立模式实质上是强制的,并且巧妙规避了调整政府获取土地的法律。

在有些情况政府为了向民众提供服务而必须征收房产,但是这些情况仅限于没有其他合适的选择并且给予每个人合适的补偿才可以。

政府获取房产还必须接受公众审查和监管。自然灾害并不能用作抛弃民主程序的理由。公职人员必须对被他们剥夺了权利的民众负有解释义务。

所有新西兰人必须强烈的支持每一个房主选择他们自己的命运的权利。政府拥有过大的权力的危险已经不容任何新西兰人忽视了。